顺德女士点名要找这两位中山交警,他俩究竟干了啥?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当前位置:四通八达农路助力“农业+” 旅游大巴可开到田间地头_新闻频道_中山网 > 浙江11选5推荐坦南创客园参加慈善万人行展现中山创客风采_新闻频道_中山网 > 随手丢垃圾,一堆堆结伴来游泳,一群群_新闻频道_中山网  

送别百岁慈母麦婆婆_新闻频道_中山网

编辑:管理员 来源:本站编辑 发布于:2019-10-21 浏览次数:

送别百岁慈母麦婆婆_新闻频道_中山网 “麦婆婆,您一路走好.”7月3日10时,东凤镇西罟步村铁埒尾街桥头,上百街坊、志愿者、媒体记者以及村镇干部赶到现场,送老人最后一程. 麦容欢,中山东凤人.这个生于1918年的百岁老人,历经战乱、丧夫和丧女之痛后,依然对两个先天智障的儿子不离不弃,含辛茹苦照顾他们70多年.2016年5月,瘦弱的大儿子阿满因病离世,此后她便与小儿子阿富相依为命.今年6月30日上午,麦婆婆安然辞世,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母爱伟大和温暖,还有对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送行 上百人送别麦婆婆 昨天11时30分,东凤镇西罟步村铁埒尾上街4号,这间翻新过几次、曾接待过无数热心人士的老房子永远送走了它的主人——年满100岁的麦容欢.屋前的沙发是老人生前打盹的地方,就在今年母亲节,志愿者还在这里与老人一起包饺子,儿子阿富接过志愿者带来的康乃馨送到母亲手上,两人眉开眼笑……这画面如今只能通过照片回味.当日,前来送麦婆婆最后一程的摄影师王国辰和罗泽坤翻看着这些不久前的照片,老人仿佛就在眼前. 曾获“感动中山人物”称号的麦婆婆开心地笑着…… 叶劲翀 摄(资料图片) 按照当地习俗,解秽酒(里面必有冬瓜的一道美味斋饭,意为去除秽浊.)在门前临时搭建的棚子里摆了13桌,桌上坐的不仅有麦婆婆家的亲戚,还有街坊、志愿者等,大约120人. 送殡仪式按农村的习俗进行.10时30分吃饭,11时唢呐吹响,嘴角还有几颗饭的阿富在街坊帮助下穿上孝服,坐在前排的轮椅上,紧紧抱着母亲慈祥的遗照,生怕掉下来.两盏写着“百龄”字样的寿灯放置在三轮车上开路.紧随其后的是女婿、外孙、外孙女婿、曾外孙等.11时30分,仪式正式开始,麦容欢遗体缓缓地离开了她住了几十年的家,跨过门前的铁桥,经过龙眼树,沿着屋前的小河涌一直到西罟渡头,最后前往市殡仪馆方向. 百人送别队伍中不时传出抽泣的声音,原本安静的西罟步村感觉悲伤起来.一些村民在房顶探头观望目送老人离去. 回到铁埒尾上街4号时,花圈已撤走,灵堂也打扫完毕,屋前屋后恢复了原样.一张课桌上,吊唁簿用眼镜盒压着,里面记录了通过各种通讯工具或亲自前往吊唁的名字,密密麻麻,一共18页. ■陪伴 “众筹”三天解秽酒 “陪麦婆婆吃顿饭再走吧!”麦婆婆辞世后的几天时间里,以微信、电话各种方式向麦婆婆亲属以及街坊表示悼念的市民与志愿团体不少,只要到达现场的,亲戚和街坊们总是热情邀约,希望大家再陪陪麦婆婆. 人们都说追悼会热不热闹,看的其实是生前的人情账.但是,从麦婆婆6月30日离世到7月3日出殡,一连几顿解秽酒全靠热心的街坊张罗.老人生前最亲近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女婿冯培钊,一个是外孙女冯桂心.不过,冯培钊要时刻照顾阿富,冯桂心要四处办理手续. 冯培钊买来了米,街坊们自觉地“你买猪肉,我宰鸡”,在门口50米远的树下搭起临时炉灶,谁都不把自己当客人,争着又出钱又出力. 农村人称,百岁笑丧,饭桌上像是一次久违的街坊聚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像跟往常一样,不想让麦婆婆走得太冷清. 豆豉蒸排骨、白切鸡、冬瓜肉片、咸菜肉片……掌勺麦婆婆解秽酒的是一街之隔的李香兰.“这些都是麦婆婆生前积下来的人缘.”如今身体健壮的李香兰至今记得自己当年生产时的冷清,娘家比较远,广东的产妇坐月子要吃姜醋补身,李香兰夫家的老人忙不过来,“麦婆婆当时已将近90岁了,弯着腰,拄着拐杖,一步步走到我家,帮我家公家婆一起刨姜煮醋.”30日中午,得悉麦婆婆离开的消息,李香兰打电话向工厂请了假,赶到麦婆婆家时,老人已经换好衣服了. “麦婆婆生前推拿摸骨的手法也不错.”张罗碗碟的街坊叶雁容回忆说,麦婆婆一直以来的家境不太好,但她仍然不吝帮人.村里的小孩谁发烧,谁肚子疼,她便用生油搓手,用娴熟的手法在额头、后背上按压,祛风驱邪,在过去医疗条件不好的农村,这样的土办法可以缓解疼痛.“我儿子在外工作,每次打电话还让我向麦婆婆问好.” “她晚年常常回忆过去,但没有听她说过谁的坏话,她总是像说相声似的,对困难一笑而过,谈到逗趣的地方,没说完自己就笑个不停,像个小孩子.”叶雁容说,“按理她是我们所有人的前辈,但从来没有倚老卖老说过我们半句,是个慈祥的老太太.” ■心结 “阿大睡着了!” 时间回到7月2日上午,东凤镇西罟步村特别安静,但村西铁埒尾街桥头稍许热闹.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街坊和亲属们围绕麦婆婆的后事,洗菜、洗米、剪纸钱,各忙各的.一间翻新过的老屋子里,安躺着一位慈祥的老人,她就是6月30日去世的百岁老人麦容欢. 与往日不同的是,门头的“五福临门”换成了“音容宛在”,左右两侧悬挂有吊联,再往前,柱子上挂着两盏灯笼,上面贴有“百龄”字样,整个灵堂显得简单而朴素.前来帮忙的村干部说,麦婆婆生前已经有所交代,身后白事,一定要简单,只要符合农村风俗即可,万不可铺张浪费. 灵堂里的墙壁上依然挂着昔日不同摄影师为母子三人拍摄的合照,以及麦婆婆获得各种荣誉时领奖的场面.麦婆婆生前最喜欢的沙发被搬到了外面靠厕所的地方,小儿子阿富坐在上面,目不转睛观看大块头MP4里的音乐电影,侧边放着一个相框,里面贴的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女明星照片.麦婆婆的女婿冯培钊手捏棉签,粘上药膏,一道一道为阿富涂抹脚腕和前胸位置的伤口. “你阿大(妈妈)呢?”冯培钊问. “阿大(妈妈)睡着了!”阿富像小孩子一样,慢慢回了一句.腰上系着孝带,已经经历两场丧礼的阿富对母亲的离开仍是似懂非懂.几天来,面对热心的街坊和前往吊唁的人们,他总能礼貌地笑一笑,像是对你在打招呼.冯培钊说,阿富名叫陈富和,今年已经75岁,但他患有智障,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力. 麦婆婆重病住院时,冯培钊曾问阿富,想不想去看看阿大?阿富表示:“不去!”问麦婆婆想不想让阿富来看看,麦婆婆说,算了吧,他不懂,什么都不懂!阿富成为麦婆婆唯一解不开的心结. ■接力 传承麦婆婆的慈爱 “大家不用为阿富的日常生活担心,阿富的生活保障没有问题.”连日来,麦婆婆离世的消息通过网络不胫而走,除了表达哀思外,网友们最关心的问题是,麦婆婆生前心心念念的小儿子阿富怎么办?面对市民关心的问题,东凤镇西罟步村的党支部书记黄流军说.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西罟步村的3名干部也在忙里忙外协调善后事宜.村干部告诉记者,从2010年开始,西罟步村就专门聘请了一位保姆,照料麦婆婆一家人的生活.如今,麦婆婆走了,对于她的70多岁的儿子阿富的日常生活问题,东凤镇社会事务局、西罟步村村委会已经有了初步方案,准备7月4日下午与家属商议,最终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阿富的生活保障没有一点儿问题. 一种方案是将阿富纳入五保户,送到敬老院去养老,届时阿富的所有生活开支将有政府和村委料理;另一种方案是居家养老,村委会届时将会为阿富专门请一位保姆照料,同时阿富的各类补助金将有2300多元.但是,第二个方案中,夜间照料问题有些不好解决,所以还需要进一步和家属商量,西罟步村党支部委员梁恒旺说. 从2014年9月定期跟踪麦容欢的广东省博华残疾人扶助基金会日前也对记者表示,无论家属支持何种方案,基金会的志愿者都将定期去看望他,如果亲属没有选择帮阿富办理五保户待遇,基金会将一如既往提供助养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想将麦婆婆的慈爱精神传承下去. 外孙女讲外婆往事 没有外婆,我就长不大了 麦婆婆是今年正月十五重病住院的.外婆住院后,外孙女冯桂心几乎是寸步不离.“只要外婆有心愿,我都尽可能满足.她没牙齿,但想吃肉,我就给炖成汤喝;她不愿意吃外边的东西,我就一日三餐给她送;她说我舅舅(小儿子阿富)身上不舒服,需要冲凉,我也帮忙冲凉……”冯桂心说,自己就想好好报答一下辛苦了一辈子的外婆. 冯桂心今年37岁,站在灵堂外的空地上,她给记者讲述了一些在外婆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母亲25岁结婚,26岁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病倒了,反反复复一直到36岁时才调养好身体,然后才生了我,可是没多久又病倒了.”冯桂心说,父亲一直在外边做建筑工,顾不上家,有一天,需要照顾的娘俩被(冯桂心爷爷奶奶家)赶出家门,突然无家可归,外婆知道后,领回了家.那时,外婆和两个舅舅都住草房,但是如果没有外婆收留,我可能就长不大了.”说到这里,冯桂心潸然泪下. 平静一会儿后,冯桂心接着说,外公去世得早,当时自己也不懂事,都不知道七八十岁的外婆是怎么扛过来的.“她一个人养猪、养鸡做农活,还要照顾和养活两个智障儿子,已经非常辛苦了.” 艰苦的环境中,麦婆婆起早摸黑,80多岁时,似乎仍然不知疲倦.时间来到2004年冬季,冯桂心说母亲突然就不行了,但合不上眼.可以肯定的是,外婆已经是无能为力了.“我就坐在母亲的床头,把手伸过去,搭在额头上说:‘您就放心地走吧,我知道您牵挂外婆和两个舅舅,我不敢承诺什么,但以后,只要我有一口饭,就一定不会让他们饿着.”说完这些,母亲的眼睛就闭上了.冯桂心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的场景. 好心人送来了衣服,麦婆婆帮儿子试穿大小.从阿满和阿福穿衣服的吃力样子,就能看出老人一辈子为孩子们付出的心血.付希华 摄(资料图片) 为改善麦婆婆家的居住条件,市镇两级民政部门拨款1万元对房屋进行了翻修. 付希华 摄(资料图片) 麦婆婆的事迹刊发后,她的伟大母爱感动着大家.志愿者来到西罟步村看望老人一家,还一起为麦婆婆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付希华 摄(资料图片) 麦容欢的一生 ◆1918年,麦容欢出生在东凤镇小沥村的一个农民家庭,7岁成孤儿,后随叔父生活. ◆上世纪40年代,麦容欢与年长的丈夫先后诞下来两男一女,两男都有智力障碍问题. ◆1982年,丈夫去世.照顾两个痴儿的使命落在了年过六旬的麦容欢身上. ◆2004年,女儿去世,麦婆婆更添孤苦.然而麦婆婆保持乐观,坚强面对. ◆2012年4月15日,《中山日报》以影像专题报道后,新闻图片《九旬慈母的使命》在腾讯网影像栏目《活着》推出.感动了许多人,又先后得了2015年“中国好人”,2013年“华夏慈母”、2013年广东省“孝老爱亲好人”、2013年“广东最美街坊”、2013年度“广东十大新闻人物”、2012年度“广东影响力年度人物”、2012年“中山好人”等荣誉. ◆2016年5月,大儿子陈满和高烧住院,出院后第三天去世.之后,麦容欢憔悴很多,与二儿子相依为命. ◆今年5月,一次跌倒后,麦容欢住进了东凤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6月30日,劳累了一生的麦容欢辞世,得以“休息”. 专家说法 继承好麦婆婆的精神财富 中山市社会建设研究院院长匡和平:人与世界发生关系主要体现在两个维度,生活态度和生活能力.从生活态度上说,麦婆婆经历了战争动荡年代、和平发展年代,很多人会在这些社会动荡和变化中迷失自己,而麦婆婆回归到了人性本身的真善美.从善出发,无论外界怎么变化,她只认准了人性中最纯朴的东西——对亲情的不舍,不求回报的付出,做善的坚守者.而从生活能力上说,麦婆婆发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困难的时代,开动脑筋,勤劳农作,善用邻里关系,甚至用母爱开发两个智力残疾孩子的最大能力,帮助举家渡过难关.麦婆婆留给社会的是人性的温暖和对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商品社会,许多行为变得功利化,原本质朴的生活态度和生活能力变了颜色.反观麦婆婆的“成名”历程,我们给她所有的荣誉也并没有改变老人原本的态度和坚持,显得有些“多余”.她的行为始终如一,她对两个儿子,对待街坊四邻,对待社会的爱心人士,始终坚持她本来淡定的态度.作为媒体,找到她,表扬她,其实是找到人的本质,将麦婆婆的事迹挖掘出来,在社会传播了“本善”的能量,将麦婆婆的精神财富继承好,发扬好,我们的社会会更好.